予木予賢

瞎写。喝了酒写的更瞎。
Weibo:予木予贤_

正直勇敢不良少年X温柔体贴标准学霸

请自行揣摩文案一百遍哦。

现在腻歪歪不代表以后腻歪歪。

Blooming Days 
C1

“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脏欢欣鼓舞的声音。”

“花开的一瞬间,滚热的,带有亮晶晶尘埃色的心动汹涌而出。”

“它们以胶着状糊在衣领袖口上,呈糜烂的发光粉色”

大事不妙。

他手忙脚乱的堵住破开胸膛上无底的洞口,在角落里背过身去,脸红扑扑的暗想。

“你会爱我吗?”

By.阿酒

小贤不是第一次试图引起西西的注意了。

交作业的时候抓住西西的手嬉皮笑脸着说他又长茧子了。

翘着板凳腿儿看成人杂志的时候盯着西西后脑勺贼兮兮的发出浑蛋笑声。

在卫生间躲着抽烟却看见西西走进来的时候吐出夸张的烟圈并大声咳嗽。

瞥见西西路过就在角落里和低年级的漂亮女孩子在三秒内交往又分手。

一切看起来十分愚蠢无聊的事情从西西转学来的那一瞬间开始毫无理由的发生在小贤的身上。

当小贤打着盹儿 梦里迷迷糊糊看见自己披着警服无比帅气的打到坏人被一声轻笑打断后 他抬眼 掀动的睫毛间 视网膜上全是西西站在讲台上 笑起来仿佛十里春光艳艳 无烟无雨的那副画面。

小贤哽住了。

梦里的所有消失殆尽 一股史无前例的眩晕感在他无比清醒的情况下袭击了全身 爬满他之后又颤动起来。

小贤拍拍脸 对上那个帅男孩的目光 听见他说自己叫朴灿烈之后 真心的发出那种仿佛用一斤草莓浸润过的 甜蜜蜜的笑。

好像某种神秘力量控制住他的小脑瓜 所有华丽的正义和伟大的英雄梦想化为金光闪闪的一束光“咻”的一声冲开硬邦邦的脑壳飞往人间 取而代之的是一团散发着光辉 既柔且软的爱情色棉花糖。

简单来说 小贤一见钟情了。

且自此之后 抛弃自己为人民伸张正义的美好愿望 对自己的小弟们不管不顾 不再作为强硬正直的边伯贤 而是软乎乎的 可爱又单纯 作为小贤一心只为朴灿烈。

甚至亲切的 肉麻的 喊他为“西西公主。”

而朴灿烈呢 依旧是温柔体贴 对小贤的关心作弄 无理取闹通通不置可否。

他从未正面否认或抗拒过小贤对他的示爱和袒护。

看见他的时候也只是没什么破绽似的微微笑起来 低头对着冒泡泡的小贤轻声细语的进行问候。

甚至只有在他嬉皮笑脸的看着女孩子梨花带雨抽抽搭搭的时候才露出过一种类似于

“边伯贤真他妈混蛋”的睥睨神色。

却又在小贤不理会女孩子惊天动地到快要引来全校注目的哭喊后目光灼灼的望向他时面无表情的毅然走开。

只留下小贤在原地咬住食指在心里尖叫

“天哪,他太酷了!”

细白软嫩的指尖上布满水唧唧的齿痕。

结果呢?

当然是小贤真诚的跟女孩道过歉后捧着她的脸面无表情的擦干泪珠 又在教导主任赶来之前抓住脚边的情书飞快逃跑。

女孩子捏住裙角 眼睁睁看着红色的头毛晃动着飘过楼梯角。

而奔跑的小贤在学校后墙的一脚蹲下之后 快要炸裂的喘息几乎从内部将他撕了个粉碎。

他的西西公主 这时候已经在上课了吧。

认真专注 品行端正 温柔体贴 内心装满了正直的渴望。

作为边伯贤的时候 他就是想成为这样的人来着。

小贤举起手里的情书 端详起来 上面淡紫色的花纹在阳光下发出细碎的闪光。

文雅安静的女孩子的品味。

真是好看的不行。

“朴灿烈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呢?这样的?”

“他是喜欢女孩子吧。不然怎么都不正面回应我呢?”

他嘀嘀咕咕着 叽叽歪歪的样子一点也不像边伯贤。

暖融融的阳光打在小贤头顶 热流卷起他的发旋 火红张扬的颜色烧出一片轮廓线一样鲜明刺眼。

艳阳天的时候 他应该是带着自己的小弟翻墙出校门 在大街上寻找合适的目标下手送进警局。

小偷啊 流氓啊 都是他们的主要抓捕对象。

可是现在却缩在这里 失恋的小女生似的 把手里好看的信纸一点一点撕成皱巴巴的纸片。

之前干涸的汗液把他细瘦的脊背和衣料粘在一起 透出一种单薄的无力感。

现在呢?他的西西公主大概因为炎热体贴的为同学们打开了窗户吧。

或许他偶尔 真的只是偶尔 走神的时候 从斑驳翠绿的树影里 会不会看见自己呢?

小贤砸吧砸吧嘴唇 低头看着自己奔跑中踩了个稀巴烂的鞋带 小心翼翼的把它卷成脏兮兮的一团塞进鞋子侧面压在脚下。

他握紧手里的碎纸片 跺了跺脚 想要稍微缓解一下有小疙瘩搔弄脚底的不适感。

小贤朝着教学楼走去 无视一路上摄像头发着红光阴惨惨的注视 径直走向要去的地方。

教学楼拐角的垃圾桶空空如也 几个烟头躺在里面 干瘪的形状和暗淡的颜色像是教导主任横在吊角眼上两抹稀疏的眉毛。

边伯贤面无表情的盯着桶底泛黄的锈迹 天女散花一样把满手的碎纸撒进去。

明天再去找他的西西公主吧。

小贤心想着。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