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木予賢

瞎写。喝了酒写的更瞎。
Weibo:予木予贤_

晨间爱人


粗鲁的Prince CharmingX狡猾的人间妖精

或许 你仔细观察过晨光中的爱人吗。

那是精灵亲吻过得露水玫瑰般艳丽

又似梅鹿沾满晨光的眼眸清澈。

我的爱人。

BY阿酒

朴灿烈自认是美的。

无论怎样看 他都该是独自站在制高点闪闪发光的Prince Charming.

是受上帝偏爱的漂亮孩子。

尤其是潮湿而强硬的时候甚为风情万种。

可是此时此刻 朴灿烈再一次打量着边伯贤在晨光中朦胧起来的每一寸 都觉得万分奇妙。

怎样内心冷漠的人才无法爱上他啊。

彼时清浅冷淡 又偶尔风情 艳丽不可方物。

他不清楚这样形容一个男人是否太过于华丽 只是边伯贤确实 至少在他眼里 可爱的像一支淋上露水的蔷薇花。

对他所产生的赤裸欲望 不过是人类追求的一种本能。

朴灿烈迷迷糊糊的撩起头发 怔怔然盯着边伯贤一截裸露出的光滑手臂 只消稍微加以暧昧的遐想 都会有热乎乎的黏答答的感情从心口渗出来 顺着他的胸腔一直滴落在下腹情色的部位上。

他吐出满腹炽热的野望 迫不及待起来。

烧的热烈而滚烫 令人低迷沉醉。

啊。

朴灿烈牙根发紧 有些痒。

禁不住四溢而出的丰满欲望 他悄悄靠近自己的爱人 软绵绵的心肺又猛然浸在了一锅冒着热气的培根浓汤里。

朴灿烈伸出微微湿润冰凉的指尖戳着边伯贤富有肉感的脸颊 不由发出感叹。

现在他的爱人又变得像一只淋上鲜奶油的菠萝面包。

真是可口啊。

边伯贤在他眼里 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诱人的奶油香气 唇舌交叠的缝隙盛满了馥郁的红酒芬芳。

这么想着 他轻柔的抓住边伯贤的小脑袋 热烫而柔软的吻洒落在爱人神态缱绻多情的面庞上。

边伯贤恍惚的睁开酸胀的眼角 有些不满的捏着朴灿烈小臂上刺着两行拉丁文的肌理推拒着 湿润的水渍留在脸上感觉很不舒服。

他抬起一只腿抵住朴灿烈结实的下腹 嘟囔道

“loey 别闹了。”

朴灿烈像胸腔里藏了一只迟暮的杜鹃鸟般低笑 指腹粗糙的五指蹭着后颈粘连着发丝的皮肉 恶狠狠的拉扯起来。

边伯贤低呼一声 伸出一只手止住朴灿烈粗野蛮横的动作 翻了个身坐起来按住朴灿烈颤抖的小腹 抬起一条柔韧修长的腿挂在因为发情而过于轻浮狂野的爱人宽厚的背上。

边伯贤眯起眼 白皙的双手抱住朴灿烈形状漂亮的臀部 小腹与他贴在一起渐渐发热 。

他能察觉朴灿烈的腺体在沸腾 他的气息一团糟 蒸发的汗液黏在他小腿上 干干的不舒服。

朴灿烈皱着眉扶住爱人细长的腰 沿着脊柱来回游离挑逗。

他近乎贪婪的将边伯贤肌肤表面细腻光滑的柔和情调填塞回去 呼吸间都是爱人身上浅淡的香气。

边伯贤张开嘴 干燥起皮的上唇贴在朴灿烈侧脸上缓缓摩擦起来 双手反复滑过他的臀尖 偶尔捏住一片皮肉来回抚摸。

上帝啊。

他浑身散发着蓬勃的朝气 右手揪住边伯贤略长的短发向后拉扯。

表情戏谑而挑逗。

他的爱人在挑衅他 质疑他 揣测他的欲望。

他知道这是引诱 是欺骗 是阴谋。

但他无法拒绝。

“你犯规了,宝贝儿。”

“就今天,我允许你哭泣。”

边伯贤知道 朴灿烈生气了。

他望见爱人眼底波光艳潋

那是野狼食不果腹的饥渴。

来吧。

他已经感觉到了 有令他羞耻的东西从身体里流淌出来。

他也等不及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