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木予賢

瞎写。喝了酒写的更瞎。
Weibo:予木予贤_

杀害。

“朴灿烈....”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发出这种声音的。

殷切的呼唤着 干涩又坚硬。

仿佛一块沙石重重的投掷在单薄脊背上所产生的顿响。

随之而來的还有细密的疼痛感 因为倾倒而惊呼的灵魂困在一堆死肉里 挣扎扭曲的发出无用的呼救声。

他的肉体则砸向滚热的柏油路面 血从四肢的缝隙挤出來的瞬间就飞溅而去 就洒在朴灿烈艳丽无比的面皮上。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哭了 总之有数不清的热流從毛孔涌出 好像皮脂下的每一滴水都蒸发了去。

朴灿烈站在原地 瞪大的眼睛蓄满了悔恨的泪水。

波光滟潋的流转中 許多复杂的情隐秘的闪着光。

他的眼皮肿胀 只能微眯着看向自己的爱人。

他的爱人此時此刻只是站在窗前 细长的 佝偻的影子斑驳的摇晃起來 有点恍惚的讲手背上快要干涸的血迹蹭在衬衫的一角。

即使没有镜子 他也能感受到自己投射出去的目光里 有多少愤恨 有多少爱意。

那纠结的憎恨和爱意越过高楼 准确的打在朴灿烈眼底。

那种热烈执著的目光啊 有没有刺穿了爱人的良心呢?

大概是沒有吧。

扑扇的睫毛此时不健康的卷曲起來 细小的火星在跳跃。

他甚至望穿了朴灿烈的一切 却仍然沒有看见一丝一毫的愧疚。

“伯贤....”

他听见爱人呼唤自己。

他突然痴痴的笑起來。

我内脏燃烧的腥臭味儿 有沒有伺机钻进你心口啃噬呢?

与我一同下地狱吧。

反正我们的生命已经在尽头融化成一滩死水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