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木予賢

瞎写。喝了酒写的更瞎。
Weibo:予木予贤_

白熙很苦恼

这可是圣诞夜啊 许个愿吧。

我想你内心坚定 嘴唇柔软。

同我温存吧 你拥抱的可是梦想啊。

By.阿酒

白熙很苦恼。

这不来源于她不知是炉火还是羞涩造成的红彤彤的脸蛋 亦或是紧张下颤抖的指尖。

而是坐在她对面嘴里塞满甜言蜜语与占有欲的她可爱的女朋友。

她鲜红的平安果 香甜的蜂蜜糖。

她在策划一个令人牙根发痒的美妙夜晚 却没来得及告诉灿美。

不不 或许她早就说过了。

就在某个流尽泪水的夜晚 在床边 浴缸里 或者阳台上 唇齿相依之间 大腿交叠的时候。

只不过灿美忘记了。

臭女人。

白熙暗暗的骂出一句。

讨厌灿美。讨厌。

可是现在看来 好像一切都在潜移默化中行进着。

“白熙,别担心,你今天漂亮的像一只可供玩赏的娃娃。”

灿美放下手中的包 肆意端详自己的战利品 目光里的攻击性快要把白熙吞掉。

白熙皱皱鼻子 小声嘀咕“我知道,你的形容真讨厌,灿美。”

“你今天也很漂亮 就是冷冰冰的。”

看她这不讲情趣的装扮。只顾自己魅力逼人 艳丽的端正 诱人的恰当。

就没有偷偷在臀底藏一些有趣的小玩意儿?

黑色露肩绑带卫衣 细嫩而不甚单薄的肩胛在暗处发光

单边耳钉 浓黑长卷 唔 显得她像个冷酷无情的尤物。

亮黄色的腰带 牛仔热裤 牛皮短靴 又酷的像一个可以修机车骑摩托的火辣女郎。

白熙越来越苦恼。

现在看看她自己 活脱脱一个热恋中不知天高地厚在哪儿都想打一炮的青春小女生。

她本不该是现在这个状态 热乎乎的躁动着 乖张俏皮的火红色丸子头和她的白色毛边吊带裙不是很搭 再加上粉红色运动外套和运动鞋后看起来只是个叛逆的学生妹。

她甚至试图瞒着灿美 就自己穿了系带蕾丝内裤 带有难耐的机关。

天知道她的小腿肌肉正如何剧烈的收缩。

她知道自己现在粉色而又可口诱人。

灿美看她的眼神。

好像快要烧穿一切直视她不堪行内在欲望。

”灿美,你就没有什么可爱的东西要送我吗?“

灿美伸出舌尖舔化最后一块奶油冰淇淋 含糊的眨眨眼 反问道

“什么样可爱的东西?”

白熙一愣,盯着她滑动的舌头开始脸红

“粉色的,小小的,最好是要有情趣的小物件。”

灿美擦干净唇角 不紧不慢的拿出透明的化妆包 也没有补妆的意思 就只是盯着白熙小巧的脑袋看 眼睛亮亮的 有什么隐晦的东西正在发酵。

“我的白熙,真是可爱啊。”

白熙缴紧手指 不太理解灿美恶劣的趣味 也不愿多想 只是有点不满灿美躲避的意味

“灿美,灿美,我可爱的礼物,粉粉的,小小的....”

就好像灿美化妆包里的那个。

“哇!灿美!我想要那个!粉色的壳子!”

灿美注意着她的目光 低垂着眼睫在包里翻找 接口道

“是什么?小草莓喜欢什么呢?”

“啊~是这个吗,白熙真的很有情趣呢。”

“或许 湿淋淋的模样更加可爱不是吗?”

白熙正兴奋着 就看见一个粉嫩嫩的东西放在了眼前 圆圆的 上面刻有细小精致的花纹。

哎呀。

她仿佛听见隔壁情侣大胆而又羞涩的惊呼。

一个可爱的 粉色的 小小的。

跳蛋。

白熙不敢说话 小心的抬眼去看灿美的表情 

是虎狼在微笑。

上帝啊 她早就暴露。

“灿美,吃个苹果吧,香香的,还很可口。”

她感到自己语无伦次 压根不知道在说啥。

“礼物的话不喜欢吗?可以把全身都变成可爱的粉色呢~我们白熙啊 就是那种体质。哎哟 我的心肝儿肝儿 看看我吧 那么我现在吻你 能闻到清香吗?小宝贝儿 圣诞节也可以充满激情不是吗?”

白熙感受着四周灼热的视线 调侃着的低笑 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脑子里晕乎乎的好像全是拖着粉色小花奔跑的圣诞小精灵。

“灿美,灿美,你赶紧闭嘴。”

圣诞夜很热闹 温馨的小餐厅挤满了光阴和喧嚣 她能轻易听见欢笑中飘忽不定的啜泣 也总会不适时的察觉充满苦涩的吻别。

啊 真是嘈杂而又纷繁的夜晚。

“白熙,你喜欢柔软的床多一点还是我是车多一点?”

太多人的表情一闪而过 仿佛每一盏灯面上晃动的不是寥落赤裸的光影 色调暗沉低哑 而是挣扎的人生 大笑的灵魂 在某一瞬间折射出刺眼的芒点。

白熙脸红红的 托着灿美的屁股蛋 很苦恼。

被灿美发现后一不做二不休的灌醉她 似乎没什么好处。

灿美此刻趴在她背上 黏黏糊糊的含住她的耳垂咬来咬去 两条腿缠着她不让动弹。

“灿美,我喜欢你把手拿出来多一点。”

“不要 你的胸明明就已经化成神秘岛的仙女泉了。白熙啊 白熙啊 我想亲亲你的大腿 摸摸你的小肚子啊 ”

“灿美,灿美,你快闭嘴吧。”

白熙越来越苦恼。

评论

热度(1)